追蹤
【Scrap&Build】
關於部落格
完全自我中心、私心最大(笑)
  • 269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驅魔,神亞】Don't Forget (補完)


 




並肩走在街上,他們似乎特別引人注目。

「你剛剛說有事問我,你要問我什麼?」剛剛忙著買東西餵飽亞連,兩個人忙到都沒有開口說話。 
好不容易現在空閒下來了,神田馬上就開口問了。 

利娜莉沉默了一會才開口「亞連他…給我的感覺怪怪的,不像是我現在認識的亞連,比較像是……大學的時候的他。」
 
「他到底怎麼了?實話實說、不准瞞我。」 

神田知道利娜莉絕對看得出來亞連的不同,但是他沒想到是利娜莉不過跟亞連相處片刻就看出了他的不同。
 
「醫生說他是選擇性失憶,另外還有點記憶退化。」

「選擇性失憶!?」手上裝滿麵包的牛皮紙袋差點掉下來,利娜莉一臉驚訝的看著神田「真的還假的?」 
「真的,我不會拿這個開玩笑。」提著沉重的環保袋,神田很認真。 
「選擇性失憶……又不是在演偶像劇!。」 
神田嘲諷似的勾起唇角「可惜這不是偶像劇,是真的。」 

走進醫院裡,拿著一堆食物的他們看來更是格外醒目,但兩人都沒有在意周遭的目光。
 

利娜莉咬著唇,想了一下「記憶退化的部分我現在懂了…但是你說選擇性失憶、他沒有忘記我啊?」
 
「他沒有忘記你,他忘記的是我。」神田的口氣聽來有些哀傷。 
利娜莉不再說話了,多說…似乎也是無益了。 




「哇!吃得好飽!」拍拍肚皮,亞連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神情。
 
「接下來來吃我最愛的糯米丸子~~。」說完之後,他一口氣把串上的糯米丸子掃進嘴裡,臉頰被糯米丸子塞得鼓鼓的、看起來還挺像黃金鼠的。

利娜莉一臉好笑的看著他,然後拿了衛生紙替他擦擦嘴角「慢點吃,沒人跟你搶。」
 

「恩!」又拿起一串糯米丸子、又是一個瞬間全部消失,亞連在轉戰下一串的時候,開口問道「對了,利娜麗你男朋友咧?」
 
利娜莉愣了一下「我男友?」 
「對阿,就是那個有黑色長頭髮,然後臉很兇很兇的那個人阿!我剛剛從上面往下面看,好多人都在看你們耶!你們還蠻配的嘛!」用手肘撞撞利娜莉,亞連瞇著眼、眼底滿是幸災樂禍「希望他不會被科 穆伊 教授幹掉阿哈哈哈~~~。」 
"果然真的忘記了…"神田聽到應該會把眉頭皺得更深吧。 

「他不是我男友唷。」
 
「咦?」停住了吃丸子的動作,亞連好奇的揪著她看「那不然那個兇兇男是誰的男友啊?」 
「是你的唷。」 

「咦────────!?」
 




利娜莉在大概下午五點多就先回去了。
 
而他跟亞連也互相大眼瞪小眼將盡快一個小時了。 

神田坐在柔軟的真皮沙發上,一張臉臭得可以、腳還靜不下來一直踩著地板"難道他真的那麼怕我嗎、那個像小動物的眼神………可惡、我的臉真的很兇嗎…"
 
他想起利娜莉說亞連擅自將他取名叫兇兇男,他差點沒衝進去把他大罵一遍。 

"不行我要息怒…畢竟他失憶了、我要對他好一點…"而且他會失憶和他脫不了關係,他說什麼也要把他的記憶找回來!
 

「那個……。」豆芽菜講話了。
 
「嗯?」他有努力把他的怒氣壓下去了,但是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根本沒辦法裝得心平氣和、那聲"嗯"聽起來很硬…。 
「我肚子餓了…。」 

神田瞄了瞄房裡的時鐘,也六點了、吃晚餐的時間。
 

「等等伙食就送過來了,忍一下。」他記得醫院送晚餐的時間是6點半,在半個小時就好……屁啦他忍不住阿!!
 
豆芽菜低下頭玩著手指,很不開心的嘟囔著「可是伙食很難吃…。」 
"難吃你還吃了五人份啊!"神田差點開口吐槽。 
真是的……他也不是沒吃過醫院的伙食、真的難吃到可以殺人,不知道可不可以帶病患出去、算了都住頭等病房了哪有在怕的、畢竟他可是VIP…。 

「換衣服。」他站起來,拿起西裝外套穿上「出去吃。」
 
豆芽菜朝他笑笑,開心的從床上跳起來「嗯!」 




「嗚哇…好多人!」
 
夜晚東京街頭人潮洶湧、聲音吵雜,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在人海中走失。 
神田看著身旁矮他人半顆頭、一臉開心的亞連,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你可別亂跑,會走散的。」
 
很自然的拉起他的手,神田小心將他護在身邊、不然人潮將他們擠散。 
"好像…很久沒摸他的手了…"自從自己刻意要避開他之後,就不再進過他的房間、也不在跟他有肢體上的觸碰了,表現的…就像個住個一起的陌生人一樣。 

想到這裡,他才發現根本是自己自找的,他的病還有…亞連失憶的事情。
 
「你怎麼了?」手突然被扯了一下,他轉過頭對上亞連的眼「你身體不舒服嗎?你的臉色很難看…。」 

「沒事…。」他搖搖頭,繼續拉著他往前走。
 
"既然事情已經造成了,再後悔了也沒有用了吧……現在更應該做的、就是讓他想起來…想起自己來!"




「歡迎光臨…啊!是你阿。」 
「嗯…給我一個包廂,隱密一點。」 
「OK…咦?後面那個人不會是你女友吧?面攤冰山終於開竅啦恭喜恭喜阿~~。」 
「少囉唆!快點開包廂、不然等等砍了你。」 
「是是是、火氣好大唷嚇死我了。」 
「………給我走著瞧。」

亞連靜靜的看著他們的互動,悄悄的笑了。 
「怎麼了?」拉著他跟著好友走,神田發現了他唇邊的笑容、好奇的問了一句「怎麼笑了?」 
「沒事。」他搖搖頭、可是笑容卻是越發燦爛起來。 
"兇兇男…好有趣唷…明明就一臉兇兇樣、那個人卻一點也不怕他呢…他應該是個好人吧?" 

神田雖然覺得奇怪,不過也沒有多問。
 
"依照他的個性,八成是在想說我雖然是個兇兇男、可是別人都不怕我之類的吧…真是的……我哪裡很兇了?" 

雖然失憶了,不過由此證明神田還是很了解亞連的。
 






「想吃些什麼盡量點。」
 
由於神田的這句話,亞連幾乎把菜單上的菜全都點了一份,當然除了一些他討厭的青菜炸成的天婦羅之外。 
神田雖然有拿起菜單看,但還是只點了自己愛吃的蕎麥麵。 
他靜靜的吃著蕎麥麵,一邊看著亞連以蝗蟲過境的方式把滿桌的食物掃進肚子裡。 

不知怎麼的,他有種懷念的感覺…像是剛回到兩個人交往的時候。
 

雖然已經掛名戀人,但是相處方式還是沒變、依舊是小事大事沒事就在吵吵吵,不過這時候只要給亞連一個吻,剩下的話他就會全都會吞回肚子裡了。
 

『討厭啦你!幹麻亂親我。』亞連會紅著臉、用根本打不痛的粉拳槌著他的胸口。
 
這個時候他就會這樣說『不這樣你就不會安靜下來聽我說話了。』 
『那幹麻用親的!很丟臉耶!』 
『反正這裏又沒有人,讓我親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才不要,你……嗚…。』 

他好懷念那個時候,感覺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明明才不到兩年之前的事情阿…。
 

「咳咳……!」突然其來的咳嗽聲打斷了他。
 
他定眼一看,發現亞連雙手撫胸口喘著氣,一臉痛苦的樣子。 
「怎麼了?」"是後遺症嗎?還是別的……?" 
神田連忙丟下筷子擔心的站起來想查看,卻沒想到他走沒幾步腳下一絆,正好往亞連的方向倒,接著、兩個人摔成一團。





 

 

 

「嗚………。」"痛死了…"
膝蓋撞到榻榻米的感覺很不好受,更何況他不是輕輕撞到、而是狠狠的摔倒,雖然是不至於有傷口、但是快痛死他了。
正當他還在想膝蓋有沒有紅腫的時候「嗚嗯……。」他的胸口突然發出一聲嘆息。
"對了…我好像壓到笨豆芽了…"
他趕緊撐起身子,七手八腳的把紅著鼻頭、眼角還掛著淚珠的亞連扶起來「沒事吧?」

「嗚嗯……。」亞連摸著自己的鼻子,一臉泫然欲泣的樣子「好痛……。」
「抱歉,我不是故意壓到你的。」神田拉開他的手仔細查看:除了鼻子紅了之外、連嘴唇也被撞腫了,額頭更是整片紅通通。
他伸手先護住亞連的後腦杓,接著才用掌心揉起他的額頭、而力道也小心的控制著、深怕弄得太大力額頭又更紅了。

亞連沒有動靜,一雙手無力的拉著神田的外套衣角,一雙銀瞳闔著、看樣子似乎在想些什麼。
氣氛就這樣安靜了下來,還安靜的有些詭異。
"好怪的感覺……兩個人都不說話…"
神田雖然覺得這樣的氣氛怪怪的,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打破這個僵局,只能任憑這樣的氣氛繼續下去。

「捏……有件事情想要問你。」亞連突然冒出一句話,害得神田差點狠狠的往他額頭上壓下去。
「什麼事?」
「我聽利娜麗說你是我的男朋友,這是真的嗎?」

"真沒想到利娜麗居然跟他說了…"神田頓了一下才回答「是真的。」
「可是我喜歡利娜麗…很喜歡、很喜歡…。」
"對了…他之前曾經跟我說過他很喜歡利娜麗…不過……"他剛剛才想起來這件事。
但是…這顆笨豆芽根本分不清楚他對利娜麗的喜歡根本不是那種喜歡啊!真沒想到之前解決過的問題現在又要在重新解決一次了,失憶的人還真麻煩阿嘖嘖…。

「你喜歡她,不代表你愛他。」他有稍稍控制自己的口氣,讓它不要聽起來那麼不耐煩。
不過說出口之後他發現自己還是沒辦法,因為聽起來還是一樣很兇。
「可是我喜歡利娜麗,不就等於說我愛她嗎?」
"果然還是笨豆芽一顆!"

「你看到利娜麗會心跳變得很快嗎?你會一直想著她嗎?你會想緊緊抱住她嗎?你看到她會想吻她嗎?」
「嗚……都不會耶!而且說什麼吻她、我會被科穆伊教授殺死的!」
「那看到我呢?」
「啊?」

神田捧起亞連的臉,將自己的臉湊近他、很認真的說道「你看到我會心跳的很快嗎?」
眼前俊帥的臉放大了好幾倍,望著那雙深藍色的眼,亞連傻傻的眨眨眼、一張臉迅速染上一層蘋果紅。
「我、我才不會!快點放開我啦。」亞連大聲的反駁,說完之後卻感到一陣心虛。
"怎麼…我的心跳真的變快了…"
「那你有一直想著我嗎?」神田並沒有放開亞連,反而繼續追問著「你會想緊緊抱住我嗎?你看到我會想吻我嗎?」

一聽到吻這個字,亞連的視線馬上集中到神田那兩片薄唇上頭,一想到自己和那張唇接吻、他的心跳就激烈到快要爆炸似的。
他想撇過頭、不過神田牢牢的固定住他的臉,害他根本沒辦法閃避他、只能跟他繼續四目相接。
看著亞連想躲開卻又躲不開、只能皺著眉頭懊惱的神情,神田很想大聲笑出來、心裡也冒出想整他的念頭。
把臉湊近亞連、神田將自己的唇給貼了過去,卻沒有吻上,僅僅停在不到一公分的地方。

他這個動作使得亞連幾乎倒抽了一口氣,他閉上眼睛等著神田的唇碰上他的。
不過沒等到神田的唇,卻換到了他的笑聲「呵呵呵…果然還是一顆笨豆芽。」
睜開眼看見神田在笑的同時,亞連完全明白了:自己是被神田給整了。

「討厭啦你!」亞連嘟起嘴唇,很不滿的推開他「還有誰是笨豆芽啊!」
「就是你啊,可愛的笨豆芽。」
「我才不是!我有名有姓、我叫亞連‧沃克!亞連‧沃克!」
「喔~~我知道了,是豆芽‧沃克吧?」
「你很過分耶你!臭兇兇男!」
「我才不是兇兇男,我也有名有姓的,我叫神田優。」
「哼哼你是神田兇兇男,兇兇男神田!」
在充滿日式風味的包廂裡頭,兩個人展開了幼稚的口水戰…。

「下次還要帶女朋友來捧場唷神田!」
「少囉唆!」
伸手關上日式拉門,神田轉頭看著趴在自己背上睡得香甜的亞連,忍不住勾出一絲微笑。

"想不起來…似乎也不那麼嚴重…"
雖然說是失憶了,但無論是被吻之前的反應、還有發現被整之後的惱羞成怒,動作還有口氣、甚至是對話都沒有變,就像是回到剛交往時候的狀態。
抱著完全進入夢鄉的亞連走在涼爽的街上,神田暗自下了決定「就這樣吧…。」
"要讓亞連想起我……就算想不起來也無所謂,就讓他再愛上我一次就好了……"

Don’t forget me and out romance.
My bab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