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crap&Build】
關於部落格
完全自我中心、私心最大(笑)
  • 26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驅魔,神亞:猜不透】(悲向,補完)





有時候他很溫柔,像是對待珍寶一般的輕輕撫摸著他的頭髮,眼神裡滿滿是暖暖的溫柔
但有時候他卻又變得冷酷,就算他低聲的道歉、但他仍毫不留情的甩開他,眼神裡充斥著濃厚的恨意
但大多時候,他都是冷著一張臉、不搵不怒,像是個沒有情感的人,眼神裡頭只有淡然。

雖然跟他相處已經有兩年餘了,但他仍分不清哪個究竟是真正的他。
是那個會對他露出溫暖微笑,給他甜蜜的吻的呢?
或是那個說話宛若北極一般寒冷,身上怒氣如同野虎斑張狂的的呢?
亦或是那個冷著一著臉,不怒不笑甚至也不流淚的呢?


還是說,這些面貌全都是他?



最近,他經常是沉默著的。
有時中午吃完蕎麥麵,他就會坐在辦公椅上望著落地窗外,光是這樣、他就可以默默的看兩、三個小時。

他不敢追問,怕又不小心踩中了他的地雷。
他也不想追問,畢竟最了解他的人、不就是自己嗎?既然如此,他選擇相信他。



過陣子,公司開始有了些流言。
"聽說總裁最近跟業務部的主管利娜麗走得很近"
"他們兩個人常常私下去吃飯呢"
"我還看到總裁拿了一束大紅玫瑰送給利娜麗主管呢"
"不知道亞連秘書怎麼想…畢竟總裁是他的愛人…這麼正大光明偷吃也實在是…"
他聽了也只是笑笑,之後就拋到腦後。

利娜麗是他的好友,而他是他的愛人
除非是他親眼看到那兩個人有什麼親密舉動,否則他不會將這些謠言當真的。
這是他教他的,也是他對他的信任。



他真的看見了。
他看見他當街摟住利娜麗、而且親吻了她,而且地點還是在他們同住的家的門口。
他很驚訝、但是卻沒有發出聲音,拎著他特地去超市買的一袋蕎麥麵、便悄悄的離開了。

恍恍惚惚的走在路上,他的腦袋還在消化著剛剛所看到的畫面。
走到一盞路燈底下,看著自己腳下的影子,鼻子不知不覺的酸了起來,眼淚終究是潰堤了。
他蹲了下來、也沒有大聲的哭泣,只有默默的掉著淚。

他心底多希望這時候他會慌張的追過來,跟他說這都是誤會、他跟利娜麗什麼事都沒有……。
但他沒有來。

"你不要我了嗎?"
他輕輕的說著,抱緊了那一袋蕎麥麵,安靜的哭著。



接著,下起雨了。
雨水重重的打在那單薄的肩膀上,卻無法止住那已經崩潰的心。

原來,我始終猜不透你。
或許是我對於這段感情實在太過在乎了,所以我才無法猜透你吧?

意識逐漸飄遠,眼前的事物也逐漸變得模糊,頭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最後,他昏迷了過去。
"豆芽!?"
在昏迷之前,他迷迷糊糊之中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是你嗎?優……"你來接我了嗎?
頭腦已經呈現了混沌,他已經沒辦法多作思考、緩緩的閉上眼睛…。



"神田優你知不知道你很過分!?
果然我不該答應你來騙亞連的,話說亞連怎麼會相信呢,你的演技實在彆扭的可以了!"
"好了利娜麗,不要大吼了、亞連還睡著呢"
"真是的……你不要以為在那邊裝沉默就可以了
一開始就是你的錯,就算你有了家族遺傳的病你也應該跟亞連說阿,你騙他就不對"
"怎麼說?說了只是讓他更擔心我吧?"
"讓他擔心你有什麼不對,他本來就有資格知道!"
"但我說不出口!我一想到他聽到我的病就會開始擔心我,明明我不想讓他擔心我的!"
"不說?你不說的結果不就擺在眼前了嗎?
找我演了一齣爛戲,結果害亞連高燒昏倒、這就是你要的嗎?"
"我……"
"好了利娜麗,你別再罵優了
你在這麼激動的話會有皺紋唷,而且亞連需要安靜修養不是嗎?"
"嗯我知道,真是的時間都這麼晚了
我明天再過來,假如亞連明天沒有醒你就給我試看看!"
"優我送利娜麗回去了,你也去換衣服吧一身濕淋淋的也會感冒的"
"我知道…"



默默的看著躺在病床上,面色宛如他的髮色一般蒼白的他,他的心正隱隱作痛著。

或許真的跟利娜麗所說的一樣,他一開始的作法就是錯的。
那他該怎麼做才好?
雖然說他身上的病是可以藉由手術醫治,但是手術卻只有不到10%的成功率,他不願冒險
或者更應該說,他怕接受了手術、就再也見不到他的笑臉了…

伸手捧起那頭已經長到背部的白髮,他湊到唇邊落下一個吻
"笨豆芽…"
"我該怎麼做才好,你可以告訴我嗎?"



隔天一早,他回家一趟、拿了些他的換洗衣物還有喜歡的零食糖果準備給他住院的時候吃。
不過收拾的過程中,他一直被迪姆干擾、導致進度慢了許多。
他瞪著在他頭上盤旋的迪姆,太陽穴隱隱作痛起來
"你也很擔心豆芽吧?"
雖然不知道醫院有沒有規定說不能帶寵物,他還是把迪姆給帶過去。

等電梯到了病房所在的樓層之後,他才把迪姆給他放出來
而迪姆也像是搜尋到他的味道似的,迅速的往他的房間飛了過去



"啊!迪姆,討厭啦我剛剛還在想說你跑到哪裡去了!呀不要舔我啦!"
才剛走到病房附近,就聽到病房裡頭的嬉笑聲。
"看來是醒來了…"等等我應該先道歉吧…他想了想決定這麼做
至於他的病就之後再說明吧,一時間也沒辦法完全說清楚

走入病房裡頭,果真看見兩個正玩得不亦樂乎的主人和寵物
那個畫面,居然熟悉的令他眼角有些發酸
他關上門把手中的袋子放到病床旁邊的餐桌上,然後開始把袋中的東西放回該放的位置
也就在這個時候,床上的白髮人兒突然注意到他了
他睜著一雙疑惑的眼睛看著他,眼底沒了愛意、只有陌生



"那個……請問你是誰啊?怎麼隨便走進來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